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 | | | | | | | |
走,到云南去!
  • 2020-10-27 20:25:38
  • 浏览:377
  • 来自:黑鹰光伏

  彩云之南“热”起来了!

  昨天,云南3GW光伏省级遴选结果公示,消息再次刷爆光伏圈。

  云南与光伏,各种要素一起“发酵”挥发出的热度,不突然。

  一个多月前,一场由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和云南能源投资集团联合主办的绿色能源国际论坛在春城召开,东南西北的专家和企业家涌向这里,四海之内,群贤毕至。

  不出所料,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也出席并发表演讲——他早已是这里的老朋友了。

  2015年12月30日,李振国首次入滇考察,受到了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的陈豪的欢迎。

  其后五年里,李振国一次又一次地飞往云南,他带领下的企业成为投资云南新能源产业的示范者。

  一个月前,隆基云南保山(三期)10GW项目第一根硅棒顺利出炉,由此,隆基在保山的所有项目均实现投产。

  四个月前,李振国和云南能投董事长段文泉坐到了一起,双方企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他们的会面主题叫“共谋绿色发展”。

  五个月前,隆基股份发布公告,拟投建曲靖年产10GW单晶硅棒和硅片建设项目,于2021年达到设计产能。而在去年6月22日和9月16日,李振国又两次率队拜会云南省委省政府领导,就进一步投资与协作进行商讨。

  无疑,彩云之南已成为隆基股份近年加速发展的“战略福地”。

  如今,隆基股份已经在云南4座市(州)累计投资超过200亿元;隆基股份也已成为最有成本优势的光伏企业之一。

  隆基只是开了个好头。

  隆基之后,合盛硅业、锦州阳光、晶龙集团、通威集团等硅行业领军企业蜂拥而至。丽江隆基、保山隆基、楚雄隆基、楚雄宇泽、曲靖阳光、曲靖晶龙等一批重点项目的落让一直是旅游大省、烟草大省的云南快速注入了现代制造业的基因。

  而那些远赴“彩云之南”投资的光伏企业,其掌舵人几乎都得到了当地政府最隆重的礼遇。

  如今,云南全省建成投产硅光伏项目11个,已形成单晶硅棒产能45.2GW、单晶硅片产能31GW、光伏组件产能200MW。在建拟建项目11个,预期将新增多晶硅产能18万吨、单晶硅棒产能35.6GW、单晶硅片产能46.6GW、光伏组件10GW。

  结合云南省的规划与各路企业投资新能源的雄心,现在,也许仅仅是个开始。

  众多制造业翘楚不辞辛苦到云南投资,首先是被当地弃水电量所散发的魔力所吸引。

  云南滔滔江水背后,千亿万亿产业若隐若现。

  两年前,云南省发改委主任杨洪波曾公开表态要“拿出能够在全国PK的优惠条件”。

  其中一大优惠条件就是“低电价”。

  云南境内河流众多,水资源总量2210亿立方米,排全国第三位。丰富的水资源也为云南开发水电资源提供了支撑。

  数十年来,云南水电发展迅猛。

  截止2018年底,云南全省发电装机9367万千瓦,其中,以水电为主的清洁能源发电量占全省总发电量的93%。

  然而云南工业并不不发达的软肋,全省用电量年均增速极为缓慢,2015年更是出现了自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负增长,电力远远不能自身消化。

  由此,云南也成为国内“西电东送”起步最早的省份和发展最快的省份。

  2019年,云南电网水电发电量2525亿千瓦时,全省“西电东送”电量达1660亿千瓦时。以三峡水电站年均发电量800多亿度来算,去年云南外送电量相当于两个三峡。

  但由于云南水电装机占比大、水电丰多枯少的特性,汛期曾存在较大的弃水压力,“十二五”后期开始,用电量增长大幅低于预期,弃水矛盾日益突出。

  2014年后的五年里,云南省年均弃电量达到220亿度电,2016年甚至高达315亿度电,相当于北欧国家丹麦全国一年的用电量。

  但很快,云南省也发现,这些电价更为便宜的“弃水”反而可以成为云南省乃至各个地州吸引外部投资的利器。

  按照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分析:硅、铝这两个产业是耗电比较大的,所以我们就把这两个产业作为发展载能产业的重点。即把水电清洁能源优势和硅、铝资源优势相结合,培育和引进行业领军企业,推动水电铝材、水电硅材产业一体化发展。把云南绿色能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在硅产业方面,云南重点构建以工业硅和绿色能源为基础的“硅光伏、硅电子、硅化工”产业链条,处在硅光伏行业第一梯队的隆基股份正是云南省引进的领军企业。

  2019年7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云南省开展运用价格杠杆促进弃水电量消纳试点工作。其后,根据云南省发改委2019年底印发的《云南省运用价格杠杆促进弃水电量消纳试点实施方案》,电力用户消纳弃水电量电价由市场化方式形成的上网电价、输配电价、按云南电网线损率折算的线损电价,以及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组成。

  其中,输配电价暂不收取。

  2020年初,在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中,“云南省多措并举有效降低企业用电成本”,还受到通报表扬。

  隆基股份之所以选择云南楚雄、丽江、保山等地投资,一大原因也是当地的水电资源丰富。比如,截止2018年11月底,楚雄拥有水电站16座,装机容量40.4万千瓦。

  位于金沙江中游的丽江市已建成梨园、阿海、金安桥、龙开口、鲁地拉、观音岩6个水电站,总装机1276万千瓦,年发电580亿度。但丽江弃水弃电现象严重。2018年,该市弃水弃电达到约160亿度。2017年,隆基丽江基地建成投产后,消纳水电1.54亿度。

  云南的电价到底有多大优势?根据光伏新闻对比:云南的电费在0.3元/度左右,丰水期在0.26元/度左右;内蒙包头用的是蒙西电网,电费在0.26元/度左右;新疆的新特能源、新疆大全、新疆协鑫、东方希望的电价在0.26元/度到0.28元/度之间。

  总体来说,包头的电费优势最大,其次是新疆,但是新疆的电费变动比较大,即便是生产企业自己建的孤网,也需要上网。另外据悉,2018年,某拉晶企业在新疆的生产电费初始为0.29元/度,其中的0.2元由企业自行承担,另外的0.09元由政府补贴。可是该企业开始生产后,政府的0.09元 /度的补贴一直迟迟不能到位,由于拖欠电费,当地的电网公司甚至断过电。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最后该企业生产电费居然从0.29元/度调整为0.37元/度。

  除了能提供低电价,丰富的矿产资源也成为云南吸引光伏上游产业投资的一大禀赋。

  以云南硅矿资源为例,尤其是高品位硅矿资源。其主要分布在昭通地区及滇西的保山、德宏、怒江等州市。

  这些地区的硅矿资源已探明硅藏量超过30亿吨,硅矿纯,杂质少,开采价值高。

  以年开采量100万吨计算,这里的硅矿资源可开采3000年。

  利用丰富的铝土、硅矿资源和本就要弃掉的水电,通过市场化的办法,吸引一批水电硅材、水电铝材等项目落户云南,成了摆在云南省最高决策者的优选方案。

  在新的产业历史机遇面前,云南各个地州乃至全省,在招商引资能提供的条件和服务上可谓不遗余力。

  比如,根据媒体调研信息,云南地方给隆基的优惠政策如:1、电费0.25元/度;2、当地政府建设厂房和宿舍;3、资金扶持等等。

  为促使相关项目尽快落地投产,云南不少地市均出台了一系列优化营商环境的政策措施,简言之:当好企业的“保姆”和“娘家”。

  以云南曲靖为例,其经开区已累计投入资金33.6亿元,完善园区水、电、路、气等基础设施配套,实现“七通一平”,动态持有一定规模的“熟地”,确保项目“随招随落”。

  最后,从区位优势看,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云南的光伏产品可以直接进入东南亚、印度洋出海,进而辐射全世界。

  如今,云南省内及跨境高铁已经开工建设,西至大理/丽江,南达建水/蒙自的动车已经开通,而从昆明到新加坡的泛亚高铁已于2014年6月动工建设。

  早在2015年的冬天,隆基股份创始人兼总裁李振国入滇考察后,他很快做出落户云南的决定。这家单晶光伏巨头从此开启了高光时刻。

  此后一年间,云南省政府、省发改委及各有关部门、相关州市迅速推进隆基股份入滇准备工作。

  隆基股份也紧抓战机,以最快速度把全球先进的单晶技术落户到云南。

  2016年3月10日,云南省政府与隆基公司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6月7日,保山、丽江、楚雄分别与隆基签订投资框架协议,相关部门和三个州市分头推进与隆基的项目投资合作。

  2016年8月25日,丽江市与隆基签订投资协议,9月5日丽江隆基项目产业园区开工建设,2017年12月2日年产5GW高效单晶硅棒项目投产,项目总投资40亿元。

  2018年3月28日,保山再次与隆基签订投资30亿的年产6GW单晶硅棒项目协议;4月3日,丽江与隆基洽谈并成功签订了单晶硅棒二期项目(年产6GW单晶硅棒项目)投资协议。

  到了2018年4月15日,楚雄州在自治州成立60周年之际,又与隆基签订年产10GW单晶硅片项目签订投资协议。

  2018年,丽江隆基和保山隆基各5GW硅棒项目、楚雄隆基10GW硅片项目陆续达产,总计投资120亿元,全年实现硅棒、硅片产能共达15GW。

  隆基之后,越拉越多的光伏龙头入滇投资。

  按云南相关官员的评价:“隆基是我们省比较早引进的全国知名光伏龙头企业,它在我们云南整个硅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

  2017年,晶龙集团计划在曲靖新建云南1.2GW拉晶(一期)和配套坩埚项目。两年后,荣德新能源也进军曲靖,计划在当地投资157.5亿元建设20GW太阳能晶硅电池一体化生产项目。同样在曲靖落地的光伏项目还有锦州阳光一期20GW晶砖项目和二期年产3.6GW单晶硅棒及硅片项目。

  到了2020年3月,通威股份与保山市政府、保山市工贸园区管理委员会和昌宁县政府共同签署《投资协议书》,在保山市投资建设年产4万吨高纯晶硅项目,主要从事高纯晶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该项目总投资预计达40亿元。

  2019年9月27日,李振国被评选为“丽江市荣誉市民”,他说“这是丽江人民对我的信任。我会更好地为丽江做贡献,把在丽江的产业做得更好,深入剖析行业特点与丽江的资源结合,争取更多更快在丽江形成新的项目投资。”

  一年后,9月22日,李振国和晶澳科技董事长靳保芳、锦州阳光董事长谭文华一起,获颁云南“曲靖市荣誉市民”。

  也就在这一天,曲靖市人民政府、曲靖经开区管委会与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三方合作协议,晶澳太阳能曲靖二期年产20GW单晶拉棒及切片项目,隆基股份曲靖二期年产20GW单晶拉棒和切片项目落户曲靖经开区,总投资126亿元。

  此次曲靖与晶澳太阳能签订的二期年产20GW单晶拉棒及切片项目在一期基础上,延伸产业链至切片环节。项目达产后,产能将达到20GW单晶拉棒及切片,年产值不低于120亿元,年销售收入不低于100亿元,年缴税7亿元,解决劳动力约5000人。

  隆基股份在曲靖投资52.26亿元的一期10GW项目,于2020年3月开工建设,厂房已开始逐步交付使用,预计今年10月底投产。二期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切片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年销售收入新增约100亿元、新增税收约7亿元、新增就业岗位约5000个。

  光伏龙头企业们在云南建厂无疑是双赢的合作——云南省急切引入像隆基、通威、晶澳这样的制造业巨头在云南投资建厂,以消纳当地富裕电力,促进经济发展;而投资者则借助水电,可以大幅降低制造成本。

  云南相关官员评估,2019年云南绿色硅材加工一体化产业实现产值约300亿元,其中硅光伏产业贡献最大,“未来我们将继续延伸硅光伏产业链,包括电池片、组件等环节,发挥云南硅光伏产业的集约优势。”

  而随着制造业企业不断进驻,其一,云南省的产业结构也发生巨大的变化。其二,云南省内耗电量超预期突增,弃水现象得到明显改善。

  与2017年相比,2018年云南弃水电量减少超过100亿千瓦时,降至175亿千瓦时。2019年,弃水电量仅为17亿千瓦时,结束云南“十二五”以来大规模弃水的历史。

  从隆基入滇后仅仅五年时间,彩云之南成为光伏投资的热土。

  抑或,对于雄心勃勃的云南而言,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按照云南省的规划,其野心是“打造全球最大光伏上游产业基地”。

  四年前,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人民政府决定在巩固提高云南传统支柱产业的基础上,着力推进一批重点产业,发布了《关于着力推进重点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中,云南省将结合自身优势和特点,大力发展八大重点产业,分别是: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旅游文化产业、信息产业、现代物流产业、高原特色现代农业产业、新材料产业、先进装备制造业、食品与消费品制造业。

  到了2018年,在云南“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三张牌”战略,成为云南加快发展八大重点产业的突破口:为培育新动能,云南将全力打造世界一流的“绿色能源牌”、“绿色食品牌”、“健康生活目的地牌”这三张牌,形成几个新的千亿元产业。

  其中的“绿色能源牌”,就是以水电铝材、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和新能源汽车产业为着力点,迅速形成新的增长点、占领行业制高点。

  最新的消息是,2020年,8月13,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先进制造业专题新闻发布会。云南相关省厅就《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决定》分别介绍了全省先进制造业发展的相关情况和下阶段工作计划。

  《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决定》于7月27日印发,提出重点培育5个万亿级和8个千亿级产业的发展思路和方向。

  5个万亿级支柱产业为先进制造业、旅游文化业、高原特色现代农业、现代物流业、健康服务业,8个千亿级优势产业是绿色能源、数字经济、生物医药、新材料、环保、金融服务业、房地产业、烟草。

  2019年,云南省全部工业增加值完成5301亿元,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1%,全国排名第5位,云南制造业营业收入近1.2万亿元,成为推动全省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

  目前,云南省已逐步形成了绿色铝材、绿色硅材、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电子信息制造等特色产业集群。9个国家级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21个省级示范基地为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奠定了良好基础。

  云南省发展改革委一级巡视员龚国富表示,将加快推动云南宏泰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云南其亚金属有限公司等绿色铝、绿色硅项目建设,将云南打造成为全国电解铝产能最集中的地区、全球最大的光伏上游产业基地。

  云南省财政厅副厅长赵晓静则强调,省财政厅将与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密切配合,统筹财政资源,聚焦资金支持方向及保障重点。

  省里长远规划,全力支持,地方州市更是雄心勃勃。

  以云南保山为例,今年初,保山市委、市政府还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水电硅材一体化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逐步建立起工业硅—多晶硅—单晶硅棒—单晶硅切片—单晶硅太阳能电池片—太阳能光伏组件硅基产业链条,水电硅材加工及配套产业产值力争按年均40%以上的速度增长,到‘十四五’末,实现年产值1000亿元以上、增加值200亿元以上。”

  未来,硅光伏产业将在保山工业体系中占据重要一环。

  再以云南曲靖为例,站在“十四五”谋篇开局的新起点,曲靖方面表示:将依托阳光能源、晶澳太阳能、隆基股份等企业,充分激发光伏产业的集群效应,规划在将来的3年至5年,形成单晶硅棒产能70GW、晶硅切片70GW、电池片50GW、光伏组件20至30GW全产业链光伏产业基地,力争实现近期工业总产值200亿元以上,中期600亿元,远期1000亿元。未来,还计划将硅棒及切片项目发展到年产100GW以上,形成拉棒、切片、电池片、组件等全产业链布局,全力打造世界“光伏之都”。

  (主要参考资料:光伏新闻《天时地利人和吸引光伏龙头隆基、通威大手笔投资云南》、《曲靖光伏企业现状,光伏企业为何不远万里聚集曲靖?》、 能见Eknower《中铝、魏桥、隆基等巨头猛砸千亿,竟是为了……》、每日经济新闻《隆基深耕云南背后:4年4城200亿,超4万贫困户从光伏中受益》、云南美财智库《云南“重拳出击”解决“弃水” 》)

【责任编辑:sunnyz】
投稿、咨询、爆料——电话:(021)50315221-812,邮箱:edit@solarzoom.com,QQ:2880163182
关键字阅读: 隆基 云南光伏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匿名发表

微信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微博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 每日资讯
  • 光伏杂志
  • 专题
  • 每日光伏市场参考
马上订阅
印度商工部反倾销局(DGAD)正式公告,将对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等地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展开反倾销调查。同时,欧盟对中国大陆的
联系我们:021-50315221 服务邮箱:10000@solarzo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