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 | | | | | | | |
熊猫绿能曝内控漏洞逾10亿资金流向未经授权程序批准
  • 2020-08-17 13:18:21
  • 浏览:394
  • 来自:中国经营报

熊猫绿能(00686.HK)曾因熊猫电站(以熊猫为造型的光伏电站)而名声大噪,如今却又与之渐行渐远。

8月3日,熊猫绿能公告披露,其更名议案获投票通过,公司名称将变更为“北京能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另一方面,在去年6月,熊猫电站的推动者、熊猫绿能原董事会主席李原就已宣告离职。如今,时隔一年之后,审计机构毕马威的一则调查报告,又将李原拉回熊猫绿能的一场内控风波当中。

调查报告指出,熊猫绿能未经授权支付的两笔款项(6.86亿港元、人民币5亿元)的流动及使用由李原或熊猫绿能原财务执行官李宏指示或批准。其中,6.86亿港元大部分资金已用于收购熊猫绿能股份,且约1200万港元已支付予李原的个人账户。

对此,记者尝试联系熊猫绿能、李原、李宏方面采访,但未获回应。熊猫绿能主要的境内投资主体——联合光伏(常州)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保证调查的独立性,公司暂不便接受采访。

接近李原的业内人士李中华告诉记者,目前李原本人在香港,“5·31新政”出台之后就生病了,应该还在吃药。“他低调了,隐身了,不想再去抛头露面,也不想别人去打扰他。”

原高管占用资金买股票?

7月19日和31日,熊猫绿能分别披露毕马威调查报告草拟本和最终调查报告结果,称所进行的调查并无迹象显示任何现有董事涉及或授权向NEX及相关实体支付6.86亿港元及向深圳智远支付人民币5亿元。

熊猫绿能成立于2000年,曾是中国领先的光伏电站的投资、开发和运营商。2013年以来,熊猫绿能背靠招商局,快速扩张,并因熊猫电站理念而名噪一时。2020年2月,在熊猫绿能接连两年亏损后,北京能源集团(以下简称“京能集团”)入主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本次调查的背景正是发生在京能集团入主熊猫绿能3个月后。

5月10日,熊猫绿能收到有关其向可再生能源(香港)交易有限公司(NEX的附属公司)和深圳智远分别预付按金5.9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22亿元)和人民币5亿元的函件。

其中,NEX主要从事发电站项目及相关环节的采购及建设,2019年1月,李原的全资公司Magicgrand Group Limited 持有NEX约11.05%的股份。天眼查显示,深圳智远是熊猫绿能旗下杭州灿鸿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灿鸿”)的控股子公司。

这也是2019年熊猫绿能形成巨亏的重要原因之一。截至2019年底,熊猫绿能的按金和有关NEX及其相关实体的其他应收款项确认减值费用共计约人民币10.22亿元。

为调查按金减值问题,2020年5月和6月,熊猫绿能专门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并委聘毕马威为独立外部专业顾问进行相关调查。

7月19日和31日,熊猫绿能分别披露毕马威调查报告草拟本和最终调查报告结果,称所进行的调查并无迹象显示任何现有董事涉及或授权向NEX及相关实体支付6.86亿港元及向深圳智远支付人民币5亿元。

按照调查报告草拟本的说法,2014~2017年,这共计6.86亿港元的款项是根据李原的口头指示支付,且该等款项的用途并无于付款请求文件中明确指示,然而证明文件似乎在款项支付后拟备。上述大笔资金主要流向六个渠道,且大部分资金已用于收购熊猫绿能股份,其中约1200万港元已支付予李原的个人账户。而资金流动及使用由李原或李宏指示。

此外,一笔向深圳智远支付人民币5亿元的资金同样受到关注,且涉及担保风险。

调查报告指出,2017年4月,经李宏批准,熊猫绿能通过两附属公司向杭州灿鸿注入人民币5亿元。5月,杭州灿鸿支付人民币4.85亿元作为股东贷款及人民币1500万元作为对深圳智远的名义股权投资,随后5亿元注入深圳智远的有限合伙人嘉兴华侨吉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兴”)。

杭州灿鸿与深圳智远就收购电力项目订立一份无日期协议连同一份补充协议(“项目协议”)。熊猫绿能现任管理层表示,项目协议及付款人民币5亿元尚未按熊猫绿能的授权程序予以批准。李宏在最初调查中表示,人民币5亿元尚未根据项目协议所载用途动用,且随后出于会计目的而拟备项目协议。

关于5亿元的付款资金流,调查报告草拟本指出,2017年4月,名为Sunshine Business Invest-ments Limited的公司因收购新现代管理有限公司(熊猫绿能股东之一)99%股权向Speedy World-wide Logistic Limited借款11亿港元。对Sunshine借款而言,嘉兴与深圳智远订立一份无日期的担保协议,据此嘉兴就Sunshine借款提供担保,深圳智远则根据担保协议/反担保向嘉兴提供其于嘉兴的合伙权益(价值人民币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4月,Sunshine借款已到期却未能作出偿付,这也要求深圳智远履行关于担保协议/反担保项下的责任。

对于上述调查问题,记者联系李原方面求证,西藏藏能公司(李原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人士告诉记者,李原本人在香港办公,不便联系,可以联系熊猫绿能。不过,熊猫绿能方面未对记者作出回应。

8月6日,京能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熊猫绿能(财务)仍没有并表,有关调查也不便多说。

巨亏与“沉寂”

“熊猫绿能领导换了,项目也变少了。去年一年公司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有些项目也是在扫尾。”

如果不是上述按金减值调查,可能业内并未意识到曾经叱咤商场的风云人物李原已沉寂许久,而熊猫绿能也在巨亏阴影下熬过两年。

“‘5·31’新政之后,他就生病了,应该还在吃药。”李中华告诉记者,目前李原在香港很大部分时间仍在养病,不过内地和香港的公司仍在打理。

对于上述李原和李宏在熊猫绿能可能存在的“隐性操作”,李中华表示并不知情。他反问:“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会这样了?”

熊猫绿能是招商系旗下公司,李原曾一度希望利用强大的融资平台,联合行业龙头,通过电站并购模式,打造一个中国最具规模效益及最专业的光伏电站运营平台。

2013年6月,熊猫绿能通过借壳登陆资本市场,并快速走向扩张道路。2013年~2018年,熊猫绿能电站装机容量从140MW扩大至2.3GW,6年时间成长16倍。2016年,李原还提出“熊猫100计划”,即未来5年,在全球范围内建设100座熊猫电站,总装机容量达5GW。

一路狂奔的同时,事实上熊猫绿能也表现出无可比拟的融资能力。到2017年,熊猫绿能的大股东阵容已经囊括了招商局、亚开行、欧力士集团、中国华融、民生银行、复星集团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和机构。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特约观察员红炜曾对李原和熊猫绿能作出评价:“李原是新能源产业中一位富有远见、能成就事业、金融意识典型的企业家,熊猫绿能则是新能源产业中一个典型的金融资本代表企业,二者的结合相得益彰。”

不过,上述“熊猫梦”却随着国内“5·31”新政的出台戛然而止。“‘5·31’新政出来之后,招商局方面希望把新能源板块从李原手里收回去,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妥。当时,招商集团下属招商银行及多个租赁公司都不愿贷款了。”李中华透露。

彼时,熊猫绿能不仅面临着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扩大,而且承受着巨大的偿债压力。截至2018年底,熊猫绿能应收账款40.93亿元,其中电价补贴应收账款为29.29亿元。并且,其总负债249.05亿元,一年内银行及其他借款和相应利息67.6亿元。

无奈之下,2018年下半年以来,熊猫绿能通过配股引资,还通过出售多个光伏电站,以优化债务结构,缓解现金流压力。

在此背景下,随着李原、李宏等熊猫绿能原高层于2019年6月辞职,熊猫绿能在光伏圈的存在感也逐渐走弱。

“熊猫绿能领导换了,项目也变少了。去年一年公司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有些项目也是在扫尾。目前京能的人接手,应该又新招聘了一些人,也没有太多项目。”曾与熊猫绿能有业务往来的某光伏企业负责人王美丽如是表示。

后“熊猫”时代

易主后的熊猫绿能将翻开新的一页,迈向后“熊猫”时代。

如今的熊猫绿能,俨然已经进入后“熊猫”时代。

今年2月,熊猫绿能迎来京能集团入主。彼时,京能集团通过境外投融资平台公司——京能香港成功认购熊猫绿能增发的71.77亿股份,持股32%,成为熊猫绿能第一大股东。

“从开始谈合作到2月18日,历时10个月左右时间正式完成交割,京能的加入对于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今年2月25日,在熊猫绿能集团召开的全体员工电话会议上,熊猫绿能原董事会主席卢振威如是表示。

京能集团是北京市国资委管理的国有独资企业,控股京能清洁能源(00579.HK)、京能电力 (600578.SH)、昊华能源(601101.SH)、京 能 置 业(600791.SH)四家上市公司。目前,京能集团形成了煤、电、热一体化的大能源格局,涵盖电力能源、热力供应、煤炭经营、地产置业、节能环保和金融证券等多个板块。

截至2019年底,京能清洁能源总资产600亿元,控股总装机962万千瓦,其中光伏装机207万千瓦,占比21.5%。

不难发现,京能集团积极布局清洁能源步子正在变大,资本动作也更为明显。7月6日,京能清洁能源披露私有化意向。在业内看来,这将进一步整合京能集团新能源资产,谋求全面协同发展。

熊猫绿能新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张平表示,京能集团认购熊猫绿能,是北京市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建立混合所有制的实质性举动,是京能集团获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之后,进行体制机制创新的主要着力点,是京能集团清洁能源中长期战略规划的一个重要布局。

而在熊猫绿能方面看来,引入战略投资者是熊猫绿能长期发展战略中的重要一环。熊猫绿能方面曾认为,引入北京能源集团,能够提升信贷评级,减少融资成本及改善公司流动资金状况。

熊猫绿能公告显示,京能集团方面入主后,其关联公司已先后与熊猫绿能达成协议,提供担保、融资租赁、存款、贷款及其他金融服务。

除此之外,熊猫绿能董事及高级管理层迎来一波人事变动。2月21日,新上任的张平及首席财务官黄慧等关键性人物均为京能集团所派驻。

8月3日,熊猫绿能公告表示,其更名议案获投票通过,不出意外的话,新名称将变为“北京能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在熊猫绿能过往的发展历程中,其名称曾多次变更,从太益控股、金保利新能源,到联合光伏、熊猫绿能,再到如今的北京能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易主后的熊猫绿能将翻开新的一页,迈向后“熊猫”时代。

但从业绩表现看,熊猫绿能的境况难言乐观。目前,熊猫绿能尚未发布2019年财报,其曾公告预计,2019年取得约36亿元的综合净亏损,相比2018年同期综合净亏损约4.54亿元,进一步扩大。2019年底,熊猫绿能及其联营公司电站装机总容量约2GW,累计建成山西大同、西藏昌都、安徽凤台等熊猫电站仅6个,较2018年12月31日装机容量减少约15.9%。

【责任编辑:sunnyz】
投稿、咨询、爆料——电话:(021)50315221-812,邮箱:edit@solarzoom.com,QQ:2880163182
关键字阅读: 熊猫绿能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匿名发表

微信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微博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 每日资讯
  • 光伏杂志
  • 专题
  • 每日光伏市场参考
马上订阅
印度商工部反倾销局(DGAD)正式公告,将对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等地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展开反倾销调查。同时,欧盟对中国大陆的
联系我们:021-50315221 服务邮箱:10000@solarzo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