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 | | | | | | | |
多地紧急加码,能耗双控走样
  • 2021-09-28 15:08:50
  • 浏览:1096
  • 来自:中国能源报

  正值“金九银十”传统旺季,部分能源化工企业日子却不好过。“接到限产通知,我们已协调处理,但装置负荷陡然调低,易导致催化剂分布不均匀、局部浓度太高,带来安全隐患”“能源消耗量是少了,但开开停停让连续运行装置受不了,限产限电对企业影响肯定是大的”“除了按要求限负荷生产,目前没有其他办法,我们有啥想法也是枉然”……陕西省榆林市多位企业人士向记者坦言,当地的“限产限电”已给企业带来巨大冲击。

  他们口中的“限产限电”源于9月13日印发的《榆林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确保完成2021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的通知》(下称《通知》)。为有效遏制能源消费量急剧上升趋势,确保完成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通知》称9月份能源消费量控制在140万吨标准煤以内。“重点县市区9月份调控企业表”共纳入194家企业,除少量停产外,4家企业被压减产量60%、限制供电60%,近七成的企业被限产50%、限电50%。

  采取措施的不止榆林一地。连日来,江苏、云南、广东等省纷纷出手,化工、电解铝、钢铁、硅料等多个行业的能耗管控随之不断升级。

  新建已投产项目“在上月产量基础上限产60%”,其他项目“确保9月份限产50%”

  《通知》显示,今年榆林能耗总量要控制在3937万吨标准煤以内。其中,要确保三季度单位GDP能耗下降2%;第四季度要完成年度单位GDP能耗降低3.2%的目标任务,每月规上工业能源消费要控制在300万吨标准煤左右。

  记者从陕西省发改委获悉,上半年,该省能源消费总量控制被国家列为二级预警,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被列为一级预警。陕西4市(区)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影响全省能耗双控目标任务,榆林正是其中之一。

  另外,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于6月现场检查在建“两高”项目,发现9个能耗量大的项目未取得节能审查意见,擅自开工建设,其中就包括位于榆林的陕煤榆林化学180万吨/年乙二醇项目、配套的自备热电工程,陕煤榆神1500万吨煤炭分质清洁高效转化示范项目热解启动工程、兖州煤业榆林能化50万吨聚甲氧基二甲醚项目等。

  《通知》面向全市重点用能企业进行调控,时间为9—12月。“本年度新建已投产的‘两高’项目,在上月产量基础上限产60%”,除停产整改类企业外,“其他‘两高’企业实施降低生产线运行负荷、停运矿热炉限产等措施,确保9月份限产50%”。调控对象包括陕西未来能源、中煤榆林能化、延长石油榆林煤化等当地主要企业,几乎覆盖所有在产化工项目。

  双控亮起“红灯”的云南省也着手调控:工业硅、黄磷行业9—12月的月均产量,不高于8月产量的10%;绿色铝企业9—12月的月均产量不高于8月产量。

  “六大高耗能行业能耗占全省工业能耗的80%以上。随着重大项目上游产品相继建成投产,能源消费呈现快速增长势头,但下游精深加工项目落地、产业链条延长尚处于推进过程中,产品附加值短期内难以明显提升,是导致今年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出现阶段性双增长的主要原因。”云南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称。

  据隆众资讯消息,江苏多家企业也已收到通知,徐州、淮安、泰州等9个一级预警地区限制较严。“37条水泥熟料窑已停产14条,多地水泥企业限产30%—50%。化工、印染等生产企业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限产限电。江苏天然气需求量明显下滑,个别城燃用量降幅达到30%。”

  “把过多精力放在总量控制上,而忽视能耗强度降低,这是本末倒置”

  记者注意到,此轮发布限制措施的地区,无一例外是因为上半年能耗强度不降反升,被国家发改委列为一级预警。其中,广东、福建、云南、江苏等地,同时在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一级预警之列。

  “多地纷纷加严措施,可见对能耗双控工作的重视,值得肯定。但能耗双控指标仅仅等同于限制电力供应、产能指标吗?”一位权威专家告诉记者,能耗强度、总量控制分别为约束性指标、预期性指标,前者必须完成,后者是鼓励性质。

  “拉闸限电、限制产量等措施控的是总量,与强度并无太大关系。最新出台的《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提出增强能源消费总量管理弹性,相比过去给了地方更大空间,目的就是让能耗双控更加合理。把过多精力放在总量控制上,而忽视能耗强度降低,这是本末倒置。”

  该人士还称,限产限电等短期行为,实际背离了促进节能降耗、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初衷。“能耗双控是以能源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利用效率大幅提高为导向,倒逼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调整。我们要的是长远健康发展,不是简单粗暴追求一两个月或某一年完成任务。有的地方甚至提出超市提早关门,限制乘坐电梯。重点用能单位能源消费量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近60%,限制居民用电才减多少能耗?就像体重超标的人,今晚不吃饭,体重可能达标了,明天早上、中午吃不吃?”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看来,“急转弯”式的应急管控措施,体现出地方理解有偏差、尺度没把握好。“有的地方一味对传统产业采取限产限电等措施;有的地方为了节省能源消费总量指标,限制原料煤和焦炭外运;有的地方即将投产或在建的新兴产业项目,也因能耗指标缺口问题被迫停止。这些行为恶化了营商环境,破坏了企业投资信心,也影响下游产业乃至地方长期发展。”

  “出现偏差的原因包括:有的地方经济、技术基础较差,平衡经济社会发展与能耗双控的能力不足;有的地方产业结构偏重,绿色低碳转型升级的难度大;还有些政策不合理,比如煤制油气与煤电同属能源加工转化过程,前者能耗计算在产品产地,后者算在产品消费地,不科学。”常纪文称。

  “不顾技术、能效等水平高低,对所有行业企业统一比例压减,‘一刀切’不可取”

  限产限电的冲击日益凸显。

  神火股份方面称:“近日,公司知悉当地相关部门下发关于坚决做好能耗双控有关工作的通知。该政策的实施,将导致云南神火在产的75万吨产能继续限产,已建成未投产的15万吨产能无法投产,年初制定的80万吨经营计划不能完成;有序用电和产量减少,将对云南神火重点技术指标、产品成本和经济效益产生较大影响。”

  “除了云南,广西等地电解铝产能也在压缩,市场价已涨到相对高位。”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此类涨价不是没有先例,“受内蒙古能耗双控影响,电石价格一度从1月初的3500元/吨涨到9月初的大约5700元/吨。宁夏、新疆等地上半年能耗强度不降反升,不排除受限加剧、电石继续涨价。”

  “说白了,很多地方是在恶补欠账,前期‘两高’项目布局过多。”上述专家称,地方产业需要吐故纳新、腾笼换鸟。“但不分项目、产品、生产线类型,不顾技术、能效等水平高低,对所有行业企业统一比例压减,‘一刀切’不可取。根本上,要通过源头控制、过程管理、结果考核,持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常纪文提出,地方既要坚决遏制“两高”项目增长,也不宜大拆大建、大关大停。“调研还发现,有的地方能源消耗量水分较大,真实耗能与统计上报口径不一,相差近一倍。建议相关部门建立通报批评、用能预警等机制,切实改变老实人吃大亏、违规者占便宜的现象。同时,科学设置能耗双控目标考核,为地方压缩产能、企业节能改造腾出时间。”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主任田智宇称:“提升能源产出率不是限制用能,而是引导各地区把发展重心转向提升质量和效益上来。传统‘大量生产、大量消耗、大量排放’的发展方式已难以为继,必须创新更高效率的发展模式。我国节能降耗虽取得显著成就,但能源产出率与发达国家仍存在明显差距,且最发达与最不发达省份之间,能源产出率相差8倍以上。提升能源产出率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简单要求各地区在能源产出率上达到同一水平,而是要结合各地区实际条件,不断探索创新各具特色的高质量发展路径。”

   评论丨能耗双控走样了

  连日来,多地纷纷出台“真刀实枪”的管控举措,让能耗双控话题持续升温。

  实行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是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制度性安排,是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抓手。我国自“十一五”开始将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约束性指标之一,三个五年规划期以来,单位GDP能耗强度累计下降42%以上,以能源消费年均4.3%的增速支撑了国民经济年均8.3%的增长,能源消费弹性系数从“十五”时期的1.25下降到“十三五”时期的0.49,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增长的依赖大幅降低,发展质量显著提升。

  但同时,也要清醒认识到,我国单位GDP能耗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十四五”规划纲要将“单位GDP能源消耗降低13.5%”作为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约束性指标之一。尽管潜力巨大,完成目标依然面临一定的困难和挑战,能耗双控不可有须臾放松。

  值得肯定的是,各地越来越重视这项工作。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强化重点用能单位日常监管,以及科学限制高耗能企业用电,提高电价、分时供电等方式起到实效。然而,一些运动式、急转弯的作法也纷纷出现。部分地区动辄以“遏制能源消费量上升”为名,大面积推行产量压减、用能限制,没有区分具体情况,对不同的企业、项目、产品一律采取相同措施。

  “一刀切”制造出的只是雷霆双控的假象,非但难以产生长远效果,还容易带来新的问题,比如打乱市场供需秩序,间接推高产品价格,或让企业对政府失去理解信任。

  造成种种不良后果的,并非是能耗双控政策本身,而在于实际执行方式。这些短期行为背后,反映出地方既没有提前谋划,也未建立长效机制。有的地方口号喊得响、行动跟不上,有的地方仍在违规上马“两高”项目,还有的地方选择性执行、对不符合要求的项目开口子。前期欠账过多过重,临近考核只得紧急恶补,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以确保短时达标。这不是能耗双控的真正目的,也与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要求背道而驰,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能耗双控的核心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关键是把功夫下到平时。一方面,要统筹处理好经济社会发展与能耗双控的关系,摒弃“敞开口子供应能源、无限制使用能源”的粗放发展模式,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同时做好能源预算管理,既要保障能源需求的合理增长,又要遏制不合理能源需求。另一方面,把能源产出率放在优先位置,大力提升节能工作效能。推动能源要素向单位能耗产出效率高的产业和项目倾斜,引导产业布局优化。目前,我国地区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能源利用效率和效益水平差距较大,在优化能源要素配置、提升系统效率等方面还有很大空间。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拟建、在建及存量项目应分类施策、精准治理。比如,对新建项目强化节能审查制度,提升能效水平,避免采用低效落后工艺和设备;项目投产后,加强用能过程管理、提升节能管理能力。对于地方而言,哪些项目确需保留,哪些项目必须退出,不同项目节能改造或压减压缩的空间有多大,这些问题均需要对症下药。让监管措施更加精准、严谨、细致,监管标准更严、更高,监管力度更大、更实。唯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高能耗的病灶。

【责任编辑:sunnyz】
投稿、咨询、爆料——电话:(021)50315221-812,邮箱:edit@solarzoom.com,QQ:2880163182
关键字阅读: 能耗双控 限电 光伏发电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匿名发表

微信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微博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 每日资讯
  • 光伏杂志
  • 专题
  • 每日光伏市场参考
马上订阅
印度商工部反倾销局(DGAD)正式公告,将对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等地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展开反倾销调查。同时,欧盟对中国大陆的
联系我们:021-50315221 服务邮箱:10000@solarzo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