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 | | | | | | | |
振江股份上半年同比扭亏为盈 “振江”平台订单排到2022年
  • 2020-08-03 16:37:07
  • 浏览:1955
  • 来自:21财经APP

  尽管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发展造成了重大冲击,但是有些公司的半年“成绩单”还是不错的。

  近日,振江股份(603507.SH)发布了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亿元,同比增长39.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94.20万元,同比增长265.69%,实现了扭亏为盈。

  更重要的是,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34亿元,同比增长291.89%。

  对于利润的增长,振江股份的解释是“去年同期由于阶段性因素影响导致亏损,本期上述影响已逐步消除;公司主营业务增长较快,各子公司收入稳步增长为公司合并利润做出积极贡献;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减税降费扶持政策,阶段性减免公司社会保险费用,有效减少了公司的成本支出。”

  “浸没事故”有商业保险

  资料显示,振江股份位于江苏江阴,公司的主营业务为风电设备、光伏设备零部件及紧固件的设计、加工与销售,海上风电安装及运维服务。主要产品包括机舱罩、转子房、定子段、制动环等风电设备产品,以及固定/可调式光伏支架、追踪式光伏支架等光伏设备产品。

  振江股份自2017年11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之后,公司营业收入连年增长,从9.43亿元到17.86亿元,但是净利润却一直没有随着营业收入的增长而增长。

  东北证券今年7月上旬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振江股份最差的时候过去了,逐步打开业绩向上通道,“去年公司业绩没有出来,几个方面原因:一个是由于新厂房的油漆线自动化生产线环节调试问题,导致新投产能进度不及预期,使得全年产能利用率不到50%;再一个去年有较多新品需要认证开发,产生较多费用;同时还有部分重要零部件受全年风机抢装潮影响成本大幅抬升。”

  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振江股份的净利润就开始出现了积极变化。振江股份2019年年报显示,其三季度和四季度的净利润分别是2272.05万元和3579.99万元。

  更令投资者期待的是,2019年12月13日,振江股份的控股子公司尚和(上海)海洋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尚和海工)建造的国内首座1200吨自航自升式海上风电安装及运维船——“振江”号成功交付。在振江股份2019年年报中,公司对“振江”号寄予了厚望,“目前已在江苏如东海上风场开展吊装业务,船舶各项性能良好,工作有序开展。未来,尚和海工将为国内风电行业发展贡献力量,助力中国海上风电场的安装运维走向专业化、高端化。”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7月,“振江”号在江苏如东海域发生海水浸没事故,事故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柚牧律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振江”号是有着四个站桩的海上风电安装及运维船,“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看,事故的发生是因为受桩腿抬升装置影响,船体没能完成预想的向上抬升动作。如东海域潮水起伏的潮差比较大,当海水涨潮时候,无法抬升的船体的船舱就被海水浸没了,而不并非外界传言的‘沉船’、或‘沉没’的情况。现场船体处于站桩状态,机舱内的设备基本上无法正常运转,发生这种事故,确实是大家没有想到的事情。”

  据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振江”号目前的事故具体原因尚需要进一步调查才能明确。

  但幸运的是,“振江”号的直接经济损失,如救助打捞以及设备维修等直接损失的费用都可向保险公司主张赔付。

  陈柚牧律师坦言,振江股份的风控做得很好,“风控包括两块,一块是商务风控,还有一块是出了事故之后的一个应急处理风控。通俗来讲,商务风控主要是指安排一个很好的保险;应急处理风控方面,是指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寻求国内顶级救助单位帮助,并积极联系建造总包商,协调各方面力量展开救援,目前救助工作进展。”

  在手订单较为充足

  根据振江股份2020年 半年报显示,公司目前在手订单充足,截至报告期末在手订单9.6亿元,其中风电设备产品订单8.7亿元,光伏/光热设备产品订单0.6亿元,紧固件0.2亿元。

  振江股份财务总监张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疫情期间的停工之外,风电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2月份底开始复工,到现在交付都是很平稳的。光伏的确是受到一定的影响,新订单的发放等有一定幅度的下降。”

  光伏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张翔表示,主要是光伏的产业特征所致,“它生产非常快,停下来也非常快,风电的对应的生产周期就非常的长。第二个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光伏的技术含量就不如风电,所以客户可以在全球找到很多供应商。但是从风电角度来看,客户的选择面是非常窄的。全世界的风电,基本上主流的这些厂家都是在中国采购的。所以,从产业链角度来看,我们并不是很担心。光伏这块,我们计划接下来在国内推广我们具备自有知识产权的支架。”

  目前,振江股份已经成为西门子集团(Siemens)、通用电气(GE)、ATI、上海电气(6.030, 0.53, 9.64%)(SH:601727)、特变电工(8.680, -0.05, -0.57%)(SH:600089)、阳光电源(20.450, -0.55, -2.62%)(SZ:300274)、天合光能(17.630, 0.67, 3.95%)(SH:688599)、Nordex、Enercon等知名企业的合格供应商。基于优质存量客户,公司继续紧盯高端优质客户,先后顺利通过金风科技(13.110, 0.11, 0.85%)(SZ:002202)、东方电气(10.650, 0.29, 2.80%)(SH:600875)供应商体系审核并已签订订单,而且与 Nextracker、Vestas 等高端客户的洽谈也在有序推进中,进一步丰富了客户渠道,扩大了市场影响力。

  德邦证券研究员韩伟琪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影响振江股份实际产能的涂装线已经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部分投入试生产,2020年上半年全部投产。“随着募投产线的落成,公司成本费用率将逐步降低,盈利能力将迎来改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振江股份新增利润增长点主要来自两块,一块是高端紧固件行业,利用上市公司本身在风电行业已积累的资源,协助收购的子公司上海底特进入风电紧固件行业;另一块就是海上风电安装及运维行业,如此次发生“浸没事故”的”振江”号海上风电安装及运维船。

  据介绍,“振江”号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22年7月份,振江股份预计最快8月中旬可以把”振江”号救助打捞上来,然后修理之后尽快重新投入使用。“维修之后,依旧可以正常使用。”陈柚牧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船体打捞上来之后,维修好了就可以恢复营运。“从我们律师这个角度,估计我们还会在之后一年到两年左右才能把它整个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 ”

  资料显示,尚和海工与振江股份曾签署过《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约定三年扣非净利润累计不低于1.2亿元。此次“浸没事故”发生之后,尚和海工还能完成承诺利润吗?

  张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浸没事故”的具体原因还有出来,是否有合同中的免责选项还不好说,“但是从市场角度来看,目前中国目前能够吊装8MW以上的海上风机的专业平台还是不多的,大多数基本上都是600吨到800吨的起吊能力,而我们是1200吨级别。从国内的需求来看,我们觉得短期内收入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从长期来看,问题不大。”

  “振江”号是2019年12月开始接订单,2020年1月开始启动,期间经历了疫情停工与工作磨合,“其实,它上半年的有效工作时间并不长,收入与利润还没有达到它的一个最佳的状态。”张翔如是说。

【责任编辑:sunnyz】
投稿、咨询、爆料——电话:(021)50315221-812,邮箱:edit@solarzoom.com,QQ:2880163182
关键字阅读: 振江股份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匿名发表

微信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微博公众号:
SOLARZOOM光储亿家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 每日资讯
  • 光伏杂志
  • 专题
  • 每日光伏市场参考
马上订阅
印度商工部反倾销局(DGAD)正式公告,将对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等地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展开反倾销调查。同时,欧盟对中国大陆的
联系我们:021-50315221 服务邮箱:10000@solarzoom.com